妻子就是在婚前用精靈般的歌聲,天使似的笑容,酩酊我心靈染亮我眉梢的人。妻子就是那一個試穿白紗時,總是擔心自己不夠漂亮,不夠可愛的人。 妻子就是讓我常放棄男子漢的自負,把高昂的頭埋進她溫暖胸懷裡的那個小魔女。 妻子就是願意讓我輕輕搭著她的肩,以深情的步伐,齊心和我走完人生路的那個人。 妻子就是當我光著屁股,小鳥被她看見,也不大會覺得不好意思的那個人。 妻子就是那個在我的小鳥幹了好事後,害她頂了個大肚子,當了十個月企鵝的可憐人 。 妻子就是那個在產房裡鬼叫鬼叫後竄出了個紅猴子,然後將他漂白並惜之如寶的人 。 妻子就是那個當我深夜加班未歸,仍點著燈等著我回來的有情人。 妻子就是那個用廚房繽紛的油煙為我畫像,用嘮叨的愛語為我寫詩的那個藝術人。 妻子就是那個在市場裡是談判高手,但在我面前卻撒嬌裝可愛的妞兒。 妻子就是那一個她肚圍越來越大,胸丘越來越垮的事蹟每天被我見證的人。 妻子就是那一個當我讓她傷心生氣,但她總是在最後依然還說愛著我的健忘人。 妻子就是那一個當她的雙親漸漸老逝,而我將成為她生命裡最親密伴侶的那個人。 妻子就是當她的鬢髮漸斑白,將我一生與她的一切,融合成一千個春天的守望人。 妻子就是在我要嚥下最後一口氣時,仍希望還牽握著她的手的那個人。 妻子就是和我都成了麥粒,落掉到塵世中,將生命的光與熱轉換成對孩子之情與愛的一對戀人。 我與她就是當我已消逝她也遠離時,我倆的心將像是清風與明月一樣,相伴相隨、不捨不離的永恆伴侶。 孩子就是當我接生他,用著:『嗨您好,我的愛兒』來作為我與他結緣一生之歡迎詞的人。 孩子就是讓我的話語變成兩個字的世界,ㄋㄟㄋㄟ、嘴嘴、ㄅㄠˋㄅㄠˋ、親親的小精靈。 孩子就是當他們深夜高燒不退,讓我急的對他們說『如果您們能好的話,爸拔願意為您們做一切』的人。 孩子就是有魔力讓我徹底犧牲形象,跟他們爬枕頭山、棉被丘,學狗叫、當馬騎的人。 孩子就是當夜魅悄悄來臨時 我會用虎姑婆、大野狼哄騙他們 嚇得他們ㄐㄧㄐㄧ叫的小可愛。 孩子就是當我和他尿尿時,他會側過頭來對我說 :『爸拔你的小鳥怎麼比我大隻』的那個小鬼。 孩子就是當我將他們架在肩膀上,遊走在動物園裡時,心裡面富足的像是國王的小傢伙。 孩子就是他們的頑皮嬉鬧,讓我成為大賣場裡最沒氣質之男人的小搗蛋。 孩子就是當我打他們肉身時,卻痛惻在我心扉的心愛寶貝。 孩子就是讓我更瞭解我母親怎麼愛我的老師。 孩子就是讓我日夜辛勞以變成一把弓,使他們成為箭 藉著我而射向遠方的人。 孩子就是在我兩眼昏花、步履蹣跚時 牽我身、愛我心的一雙手、一句話。 孩子就是在我離別這個世界時,將我的骨灰灑向高山大海的人。 我與孩子就是情定前世,此生續緣,也將會再相約生生世世的一家人。
創作者介紹

生命的節奏

avit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an
  • 第一次看到這篇文章,我的淚水已悄悄地流下
    沒錯,身為女人一輩子就位那唯一的男人付出
    而男人呢?自以為是一家之主,你做的有女人多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