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中的道路

葉宏光

一 九 九 六 年 初 開始 , 我 經 常 清 晨 一 個 人 到 住 家附 近 的 加 州 理 工 學 院 校 園 去 安 靜 靈 修 。 在 靈 修 中 , 我 常 向 神 禱 告, 求 祂 帶 領 我 和 師 母 - - 家菁 前 面 事 奉 的 道 路 , 而 家 菁 在 禱 告 中 也 一 同 仰 望 神 的 引 導 。 這 期 間, 她 心 裡 一 直 有 一 個 強 烈的 感 動 , 就 是 不 要 在 安 逸 的 環 境 中尋 求 神 , 乃 是 要 憑 信 心 「 走 出 去 」 , 到 最 需 要 福 音 的 地 方去 尋 求 神 , 神 就 會 向 我 們 顯 明 祂 的 旨意 。 

就 在 這 個 時 候 ,多 年 在 莫 斯 科 、 匈 牙 利 、 西 班牙 宣 教 的 大 使 命 同 工 - - 高 崇 志 牧 師 夫 婦 回 到 美 國 , 我 們 便 去 與他 們 交 通 , 並 詢 問 關 於 歐 洲宣 教 工 場 的 情 形 。 他 們 很 鼓 勵 我 們 去 歐 洲 宣 教 , 也 傳 遞 了 百 萬 中 國同 胞 , 在 那 裡 的 福 音 需 要。 因 著 他 們 的 分 享 和 挑 戰 , 以 及 我 們 在 神 面 前 的 禱 告 , 於 是 我 們 決 定離 開 教 會 牧 養 的 事 奉 ,到 莫 斯 科 三 到 一 年 的 短 期 宣 教 , 去 向 那 裡 的 十 幾 萬 中 國 同 胞 傳 福 音 , 也尋 求 神 對 我 們 前 面 的帶 領 。 一 九 九 六 年 十 月 我 們 辭 去 了 教 會 的 事 奉 , 開 始 積 極 辦 理 到 莫 斯 科 的簽 證 和 與 那 裡 一 個宣 教 機 構 配 搭 服 事 的 事 宜 。 後 來 , 我 們 確 知 莫 斯 科 無 法 成 行 , 於 是 我 們 再 尋求 : 既 然 神 沒 有為 我 們 開 到 歐 洲 的 門 , 何 不 直 接 去 一 趟 中 國 , 可 以 更 多 了 解 中 國 的 福 音 需 要 ,並 尋 求 神 對 我們 將 來 在 他 們 當 中 事 奉 的 心 意 嗎 ? 

帶 著 這 樣 的 一 個期 盼 , 我 們 終 於 踏 上 了 生 平 第一 次 的 中 國 之 旅 。 

  

一 九 九 七 年 一 個 晴 朗 的 下 午 , 當 我 們 乘 坐 的 飛機 , 飛 過 了 長 江 、 越 過 了 黃 河 , 終 於 在 中華 大 地 , 踏 下 了 我 們 在 中 國 的 第 一 個 腳 印 時 , 我 們對 神 充 滿 了 感 謝 ; 感 謝 祂 帶 領 我 到 美 麗 的 中國 , 且 真 實 地 去 貼 近 我 十 幾 億 同 胞 骨 肉 之 親 的 靈魂 。 在 中 國 這 段 期 間 , 從 北 到 南 , 從 西 到 東 ,當 我 看 到 無 數 可 愛 同 胞 的 臉 龐 、 聽 到 無 數 他 們心 靈 的 聲 音 時 , 我 對 神 充 滿 了 讚 美 ; 因 為 祂 紀 念了 一 百 多 年 來 無 數 宣 教 士 , 以 生 命 撒 下 殉 道的 血 , 和 垂 聽 了 無 數 聖 徒 的 禱 告 。 神 真 的 沒 有 忘 記「神 州 」  這塊 土 地 和 土 地 上 的 百 姓 ; 神 已 經 將 一 個 深 深 渴 慕 基 督 福 音 的 靈 , 放 了 在 我 們 千 千 萬 萬 同 胞 的心中 。 我 相 信 , 福 音 遍 傳 整 個 中 華 的 日 子 就 要 來 臨。

回 到 美 國 後 , 我 們 應 一 些 教 會 和 團 契 的 邀 請 ,去 分 享 這 次 中 國 異 象 之 旅 的 所 見 所 聞 。 每次 分 享 時 , 我 們 就 會 唱 一 首 我 們 在 中 國 時 譜 寫 的 詩歌 《 大 海 中 的 道 路 》 。 這 首 詩 歌 打 動 了 許 多弟 兄 姊 妹 的 心 。 

大 海 中 的 道 路  

這 首 詩 歌 的 背 後 有 一 個 故 事 : 當 我 們 在 中 國 時, 神 帶 領 下 , 我 們 認 識 了 一 位 神 的 僕 人 ,他 為 了 順 服 神 的 呼 召 , 毅 然 決 定 要 把 自 己 的 生 命 ,獻 在 福 音 使 命 的 祭 壇 上 , 到 中 國 去 事 奉 我 們的 同 胞 。 我 們 去 探 望 他 時 , 他 正 生 了 一 場 重 病 躺在 床 上 。 他 問 神 說 : 「 既 然 祢 帶 我 到 中 國 , 為甚 麼 讓 我 遇 到 這 樣 的 磨 難 ! 」 我 們 屈 膝 在 旁 為他 禱 告 。 

就 在 他 最 沮 喪 灰 心 的 這 個 晚 上 , 神 用 以 賽 亞 書 四 十 三 章 16 19 節 的 應 許 向 他 說 話 : 「 耶 和 華 在 滄 海 中 開 道 , 在 大 水 中 開 路 . . . 看 哪 ! 我 要 作 一件 新 事 , 如 今 要 發 現 , 你 們 豈 不 知 道 麼 , 我 必 在曠 野 開 道 路 , 在 沙 漠 開 江 河 。  

因 著 神 的 應 許 , 他 得 到 了 莫 大 的 安 慰 和 鼓 勵 ,他 向 神 認 罪 悔 改 , 也 祈 求 醫 治 。 說 來 真 是奇 妙 , 第 二 天 他 病 竟 然 就 完 全 好 了 。 分 手 前 , 他 與我 們 分 享 了 他 的 經 歷 , 也 給 了 我 們 他 在 病 床上 得 到 神 安 慰 後 寫 的 一 段 心 得 : 

 

中 國 好 像 一 片 汪 汪 大洋 海 
當 你 在 水 中 掙 扎
 
你 所 看 到 的 只 是 海 水 和 巨 浪
 
巨 浪 翻 騰 使 你 灰 心 喪 志
 
烏 雲 密 佈 使 你 失 去 方 向 

唯 當 慈 愛 的 天 父 把 你帶 到 高 處 
你 從 上 面 看 下 來
 
你 才 看 到 水 中 神 所 定 的 道 路
 
沒 有 人 能 毀 壞
 

祂 將 要 作 一 件 新 事
 
遠 超 過 你 心 所 測 度
 
啊 ! 你 要 剛 強 壯 膽 不 要 害 怕 和 驚 惶
 
神 的 僕 人 耶 和 華 要 引 導 你
 
走 祂 所 指 定 的 道 路 來 完 成 祂 的 使 命
 
在 中 國 榮 耀 主 的 名
 

 

當 時 在 聖 靈 的 感動 下 , 我 們 就 譜 寫 了 這 首 《 大海 中 的 道 路 》 。 《 大 海 中 的 道 路 》 是 我 們 譜 寫 的 第 一 首 詩 歌 。 因著 這 首 詩 歌 在 各 教 會 、 團 契弟 兄 姊 妹 中 間 所 帶 來 的 安 慰 與 迴 響 , 促 使 我 們 來 到 主 前 思 考 前 面 服事 的 道 路 和 方 向 : 「 主 啊, 這 首 詩 歌 給 這 麼 多 人 感 動 , 尤 其 中 國 來 的 主 內 弟 兄 姊 妹 , 祢 藉 此 要向 我 們 說 甚 麼 呢 ? 」 

我 心 旋 律 的 誕 生 

來 美 國 讀 完 神 學院 後 的 幾 年 裡 , 家 菁 和 我 一 直在 洛 杉 機 華 人 教 會 作 牧 養 事 奉 。 那 幾 年 , 中 國 來 的 朋 友 大 量 的 湧進 教 會 。 我 們 看 到 每 次 聚 會所 唱 的 詩 歌 , 很 難 貼 近 他 們 的 心 靈 , 也 無 法 反 映 出 他 們 的 屬 靈 追 求; 為 此 我 們 感 到 , 海 外 的中 國 基 督 徒 , 除 了 現 有 的 詩 歌 外 , 還 需 要 有 更 多 能 引 起 共 鳴 的 曲 調 所創 作 譜 寫 的 詩 歌 一 同 來頌 讚 神 , 來 傳 福 音 , 來 喚 醒 千 百 萬 海 外 相 同 背 景 的 同 胞 。 有 一 天 這 些 詩歌 , 要 傳 回 中 國 , 讓神 州 大 地 的 弟 兄 姊 妹 們 , 也 能 口 唱 心 和 地 與 我 們 一 起 頌 讚 神 。 於 是 , 在 這樣 的 感 動 下 , 《 我心 旋 律 》 音 樂 事 工 ( Melody of My Heart Music Ministry )誕 生了 。 

過 去 我 們 夫 婦 二人 分 別 畢 業 於 台 灣 和 美 國 兩 所大 學 的 音 樂 系 。 在 演 奏 台 上 , 我 們 曾 經 得 到 過 無 數 的 掌 聲 和 獎 牌。 「音 樂 」 曾 經 是 我 們 追 求 的理 想 , 甚 至 是 我 們 奮 鬥 終 生 的 目 標 。 但 是 當 十 多 年 前 的 一 天 , 神 的 呼 召 臨 到 我 們 時 , 我們 才發 現 , 原 來 在 神 的 榮 耀 光 中 , 我 們 引 以 為 傲 的 「 音 樂 與 獎 牌 」 都 失 去 了 光 彩 , 就 如 燭 光 遇 見了 正 午 的 太 陽 ; 於 是 我 們 走 到 神 的 祭 壇 , 奉 獻 了 一 生 , 成 為 了 全 時 間 的 傳 道 人 。

過 去 十 幾 年 裡 ,神 沒 有 讓 我 們 用 音 樂 服 事 祂 ,而 我 們 也 幾 乎 忘 了 自 己 曾 經 在 音 樂 上 有 過 一 段 輝 煌 的 時 刻 , 這 實在 是 一 段 美 好 的 屬 靈 經 歷 ,因 為 神 知 道 我 們 的 軟 弱 。 如 果 我 們 一 開 始 就 用 自 己 認 為 「 傲 人 的 音樂 」 來 事 奉 祂 時 , 不 知 道在 這 樣 的 音 樂 裡 , 藏 著 多 少 自 我 的 驕 傲 和 虛 榮 啊 ! 感 謝 神 , 祂 叫 這 種音 樂 從 我 們 生 命 中 完 全死 去 。 主 所 拿 去 的 , 祂 必 會 以 祂 自 己 的 喜 樂 來 代 替 。 

在 過 去 的 服 事 中, 神 是 我 們 夫 婦 的 喜 樂 和 力 量。 清 晨 , 我 們 用 詩 歌 讚 美 祂 , 我 們 用 禱 告 親 近 祂 , 而 神 也 用 祂 的話 語 , 一 步 一 步 的 教 導 我 們當 行 的 道 路 。 晚 間 , 我 們 享 受 著 服 事 主 和 服 事 弟 兄 姊 妹 的 喜 樂 。 有神 的 同 在 , 生 命 是 如 此 地美 好 , 就 如 詩 人 所 說 : 「 除 祢 以 外 , 在 天 上 我 有 誰 呢 ? 除 祢 以 外 , 在地 上 我 也 沒 有 所 愛 慕 的。 我 的 肉 體 和 我 的 心 腸 衰 殘 ; 但 神 是 我 心 裡 的 力 量 , 又 是 我 的 福 分 , 直到 永 遠 。 」 ( 詩 七 十三 2 5 2 6

聖 靈 中 的 詩 歌 

一九 九 七 年 七 月 , 當 神 要 我 們 把 丟 了 十 幾 年 沒有 用 的 音 樂 , 再 次 拿 起 來 事 奉 祂 時 , 基 督 耶 穌 從 死裡 復 活 的 能 力 , 充 滿 了 我 們 ; 因 著 祂 聖 靈的 能 力 , 讓 我 們 不斷 地 被 新 的 音 樂 靈 感 所 充 滿 , 尤 其 是 家 菁 : 她 原 來 的 主 修 是 鋼 琴 演 奏 , 而不 是 作 曲 , 但 是 每 當她 安 靜 在 主 前 , 靈 修 禱 告 親 近 神 時 , 神 就 將 一 首 一 首 的 詩 歌 旋 律 賜 下 來。 如 《 敬 拜 萬 世 之 王 》 這首 詩 歌 , 就 是 她 靈 修 到 啟 示 錄 十 五 章 2 4 節時 , 被 神 的 靈 激 動 譜 寫 的 。 當 她 一 遍 又 一 遍 彈 奏 這 首 旋 律 時 , 總 是淚 流 滿 面 。 

第 一 輯 《 祂 悄 悄踏 過 》 , 第 二 輯 《 阿 爸 父 》 、《 天 父 》 , 第 三 輯 《 生 命 的 執 著 》 和 即 將 錄 製 的 第 四 輯 《 回 家 》、 《 扣 我 心 弦 》 、 《 聖 哉 神羔 羊 》 . . . 等 詩 歌 , 不 是 她 苦 思 冥 想, 在 樂 譜 上 雕 刻 出 來 的 ;而 是 在 她 親 近 神 時 , 聖 靈 親 自 感 動 寫 下 的 。 這 也 是 《 大 海 中 的 道 路 》、 《 天 父 》 、 《 生 命 的執 著 》 等 詩 歌 專 輯 寄 送 出 去 後 , 各 地 的 弟 兄 姊 妹 來 電 或 回 函 告 訴 我 們 說, 他 們 如 何 被 這 裡 面的 詩 歌 感 動 而 流 下 眼 淚 ; 他 們 是 如 何 因著 這 些 詩 歌 , 重 新 回 到 天 父 的 面 前 ! 

神 大 能 的 運 行 

感 謝 神 的 恩 典 ,在 過 去 這 三 年 多 的 日 子 裡 , 因著 神 的 祝 福 和 許 許 多 多 弟 兄 姊 妹 們 在 背 後 默 默 地 禱 告 和 奉 獻 的 支持 , 使 得 這 些 詩 歌 帶 沒 有 停止 , 不 斷 地 被 索 取 分 送 出 去 。 我 們 最 大 的 心 願 , 不 是 分 送 出 去 的 詩歌 帶 數 目 一 天 一 天 增 加 ,而 是 看 到 這 些 詩 歌 能 讓 遍 佈 在 世 界 各 地 的 華 人 同 胞 , 聽 到 而 相 信 主 耶穌 , 並 用 這 些 詩 歌 來 讚美 敬 拜 神 , 更 能 將 自 己 奉 獻 給 神 , 一 生 為 主 而 活 。 

我 們 的 神 , 祂 的能 力 , 總 是 超 過 人 的 軟 弱 。 當祂 要 作 工 時 , 祂 就 會 用 祂 自 己 的 辦 法 來 成 就 。 今 天 當 我 看 到 每 天一 箱 箱 詩 歌 帶 , 郵 寄 到 索 取的 基 督 徒 手 中 , 再 由 他 們 分 送 出 去 給 許 許 多 多 弟 兄 姊 妹 、 慕 道 朋 友, 且 感 動 、 安 慰 著 他 們 一個 又 一 個 人 的 心 靈 時 , 我 們 就 知 道 這 都 是 神 自 己 在 工 作 , 而 我 們 只 是祂 差 遣 的 僕 人 罷 了 ! 

耶 穌 的 慈 愛  

「 神 啊 ! 像 我 們這 樣 卑 微 的 器 皿 , 是 多 麼 不 配被 你 揀 選 、 被 你 所 使 用 , 來 成 就 你 國 度 中 的 美 意 。 然 而 我 的 主 ,我 的 神 啊 ! 謝 謝 你 使 用 你 的僕 人 , 透 過 『 你 所 賜 的 音 樂 』 , 將 你 那 長 闊 高 深 的 愛 和 那 救 恩 的 福分 , 傳 送 到 世 界 的 每 一 個角 落 , 溶 化 許 多 冰 冷 的 心 靈 , 並 將 人 帶 回 到 你 溫 暖 的 家 中 。 」 

給 我 一 個 中 國 心 

根 據 加 拿 大 恩 福協 會 的 預 估 , 因 加 拿 大 對 中 國大 陸 移 民 政 策 的 開 放 , 未 來 十 年 , 將 會 有 十 五 萬 合 法 中 國 專 業 人士 和 家 屬 移 居 到 加 拿 大 ; 而其 中 將 有 十 分 之 一 ( 約 一 萬 五 千 ) 的 人 會 信 主 加 入 教 會 。 也 就 是 說在 未 來 十 年 , 加 拿 大 需 增加 一 千 至 一 千 五 百 位 講 華 語 的 傳 道 人 和 許 多 教 會 來 牧 養 他 們 。 我 們 為此 感 謝 神 , 因 為 神 實 在是 恩 待 了 中 國 人 。 祂 將 一 批 又 一 批 優 秀 的 中 國 人 帶 到 自 由 的 北 美 , 讓 他們 有 機 會 接 觸 福 音 ,也 讓 我 們 有 機 會 將 主 的 愛 和 救 恩 向 他 們 訴 說 。 因 此 願 意 我 們 的 事 工 , 挑 旺弟 兄 姊 妹 的 心 , 為主 的 緣 故 預 備 自 己 成 為 這 一 屬 靈 需 要 和 復 興 的 器 皿 。 

( 本 文 作 者 乃 《我 心 旋 律 》 負 責 同 工 ) 

1.大海中的道路

 

大海中的道路
曲:邵家菁 詞:一位宣教士
中國好像一片汪汪大洋海
當你在水中掙扎你所看到的只是海水和巨浪
巨浪翻騰使你灰心喪志
烏雲密佈使你失去方向
唯當慈愛的天父把你帶到高處
你從上面看下來你才看到水中
神所定的道路沒有人能毀壞
中國好像一片汪汪大洋海
當你在水中掙扎
你所看到的只是海水和巨浪
巨浪翻騰使你灰心喪志
烏雲密佈使你失去方向
唯當慈愛的天父把你帶到高處你從上面看下來
你才看到水中神所定的道路沒有人能毀壞
唯當慈愛的天父把你帶到高處 你從上面看下來
你才看到水中神所定的道路沒有人能毀壞
他將要作一件新事遠超過你心所測度啊
你要剛強壯膽不要害怕和驚惶
神的僕人耶和華要引導你走他所指定的道路 來完成他的使命
在中國榮耀主的名

2.主,我願單屬於你

3.空谷的回音

4.祂悄悄踏過

5.奇異恩典

6.宣教的中國

7.耶穌愛你

8.主愛滋潤我心

9.最知心的朋友

10.敬拜萬世之王

創作者介紹

生命的節奏

avita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ally
  • 真的都很好聽!使我平靜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